EN [退出]
武艺微博>中国新闻

_业内称校服毛利润50%以上 厂家不愿谈“成本”

2017-11-18 05:34

   来源:

校服,能否给出一份成本“明白账”?

记者采访深圳校服生产企业,仅一家详细解释涨价缘由业内人士质疑:“毛利率低不了”

晶报首席记者马骥远/文 记者 温文锋/图

“原材料和劳动力等生产成本不断上升,学生装面临较大涨价压力。”这是深圳市教育局在校服价格调整公告中列出的涨价理由。“作为学生的家长,我本人也是校服的消费者。”深圳一家大型服装企业的副总经理陈旭华对晶报记者说,以她最近几年从事服装行业的切身体会,生产成本确实是在上升,涨价不能说是毫无理由的。但是她也认为,作为与每一个深圳家庭息息相关的特殊商品,主管部门和生产厂家有责任把生产成本放在阳光下,让市民明明白白来消费。

 □记者调查

校服厂家多不愿谈“成本”

记者查询了深圳市教育局和全部9家校服定点生产厂家的网站,没有找到任何关于校服成本的信息。随后,记者分别致电9家企业,其中8家是深圳本地企业,一家厦门企业,希望就广大家长关心的校服成本问题进行交流,令人意外的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给记者吃了“闭门羹”。

深圳思贝特服装公司校服项目负责人陈先生起初态度十分积极,邀请记者面谈。但随后在确认采访事宜时,对方态度却180度大转弯,连续拨打5次手机,对方均不接。第二天,记者向该公司前台接待人员说明采访公司负责人意向,对方进入办公室汇报一番之后,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其余的几家中标校服生产企业,有的电话无人接听,有的推说相关负责人不在,有的要求记者发去采访函,但发函后始终没有回复。有一家名为“枫丹”的校服厂家,按照官方网站上留的电话号码拨过去,接通后居然自称是一家经营红酒的贸易公司,并非服装企业。几经周折之后,唯有厦门育新工贸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许艺就校服成本问题接受了晶报记者的采访。

 制衣成本一年蹿一大截

深圳校服在国内不算贵

厦门育新:

制衣成本一年蹿一大截

深圳校服在国内不算贵

“今年的行情与去年比,仅仅过去了一年,服装行业的成本上涨幅度惊人!”许艺对晶报记者介绍了其中主要包括棉纱、CVC材料、染料以及人工的成本:

棉纱:

深圳的校服以运动式为主,棉纱是最主要的原材料。去年下半年开始,国际市场服装面料价格暴涨,到今年年初,棉纱已经涨到14万元/吨左右,相比去年8万元/吨几乎上涨了80%。

CVC:

是一种包含棉涤的混纺材料,主要用于制作校服中的衬衫、礼服。去年,CVC的进货价大致在15-16元/米,而目前已经涨到了23-25元/米。

染料:

深色染料去年价格1.8万元/吨左右,而目前已经蹿到3万元/吨上下;浅色染料也由去年的6000多元/吨涨到了目前的1万元/吨左右。

 工人工资:

最近2年之内,厦门一带服装企业工人的工资至少涨了一半。3年前,服装厂通常月薪2000元就可以招到一个熟练工人,现在呢一个月没有3000元招不到工人。

在列举了生产成本上涨的情况之后,许艺表示,如果深圳价格不上调,厂家无法收回成本,因此,在今年的深圳校服招标中,他的厦门育新与其他8家企业平均报价比现行学生装售价高出20.50%。“深圳市教育局还是为深圳的学生利益考虑,又强制性地把价格往下压了6.48个百分点,这才形成了现在的价格涨幅。”许艺说。

厦门育新除了深圳之外,在国内多个城市也中标了校服供应。许艺接受晶报采访时称,在款式、材料完全一致的前提下,深圳的校服价格比很多大城市便宜。“例如中学冬季运动服,我们在福州供应的,与深圳完全一样,但是福州的售价是120元,深圳只有90元。”许艺告诉晶报记者,小学夏季运动服,深圳售价53元,而在福州则要72元,深圳的校服在相同材料、规格、款式的情况下比福州便宜1/4左右。

教育局:

暂时无法回应

晶报讯(记者 邓媛 孙妍 朱晓蕾)昨天,晶报有关校服突然涨价的调查稿件一经刊登,立即引来很多家长及学生的关注。可是晶报于上周发给市教育局有关校服涨价问题的采访函,截至昨日记者发稿前,始终未获得正面回应。

校服提价上涨的成本影响具体有多大?已经过市物价部门监审的成本核算清单,是否能对外公开?为此,记者于昨日下午赶到市教育局进行采访。

在分管校服事宜的学校安全管理处,记者看到,早在一周之前发往市教育局的采访函,的确已在该处室一工作人员的桌面上。该处负责人当时正在办公室,却避而不见记者,并以要出去为由,安排工作人员带领记者与采访函前往政策法规处寻求回应。

可是政策法规处负责人却向记者表示,已经将晶报发往该处的采访函,于上周转交给学校安全管理处,但因学校安全管理处一直未给予其回复,他只能继续与学校安全管理处协调沟通,争取就校服涨价过程中市民关注的问题给予回应。

市民:

并非不能涨

但成本要说明白

身为校服消费者、同时是服装行业经营者的陈旭华,对校服涨价本身并不持简单的否定态度。“我知道服装生产的成本确实上涨了,但涨的幅度是否合理,过程是否透明是个问题。”她说,校服与普通的服装不同,是一种每个有孩子的家庭都离不开的、与义务教育息息相关的特殊商品,因此,它的价格调整不是买不买得起的问题,而是账目是否透明的问题。

在接受采访的市民中,持这种观点的不在少数。家住福田区莲花三村的小学生家长张晓娜说,市教育局没有向市民作任何预告和沟通,在11月4日就突然下发了“深圳市中小学校学生装价格调整”的通知,通知说“近年来原材料和劳动力等生产成本不断上升,学生装面临较大涨价压力”,那么原材料与劳动力成本到底上升了多少?涨价的压力有多大?通知里说校服定价的原则是“保本微利”,那么涨到多少钱才算保住本,中标企业的利润率又保持在怎样的水平?市教育局有责任和义务为市民提供一份详尽的调查报告,就涨价的理由、依据、幅度向市民作出详细的解释,征求市民的意见之后,再制定具体的调价方案,这样才能给百余万学生家长一个明白。

□业界质疑

“毛利率至少在一半以上”

对于许艺采访时提出的原材料大幅度涨价的苦衷,记者昨天采访了部分服装业内人士。深圳一家知名品牌服装企业负责人蔡女士对晶报记者分析说,制衣成本上涨的确是事实,但是就深圳校服而言,其成本未必像其他高档成衣那样高企。

蔡女士说,对于服装企业来说,通常一款产品的设计成本占总成本的10%;然而,对于校服生产企业来说,款式单一,多年没有见到过改良、创新,很难想象这些企业投入了多少设计成本,可以说基本不存在设计成本。

同时蔡女士指出,服装原料在经历了去年的价格暴涨之后,目前价格已经有所回落,如棉纱,目前已经从年初的14万元/吨降到12万多元/吨。“从面料、做工、款式综合分析,在深圳做校服毛利率低不了,至少在一半以上。”蔡女士分析说。

还有接受采访的服装业内人士表示,校服不仅没有设计费用问题,布料染色也就蓝白等非常简单的,成本不高,原料虽有上涨,但今年已经处于回落中,作为中标3年期的企业,并非不可以消化这些因素。

当前文章:http://71575.ddqdgj.cn/www/Article/soqbf.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05:34

zuk z2 pro  费米悖论为什么恐怖  大黄种子  新游戏  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  头像女生唯美小清新  小型咖啡店投资和利润  股票软件哪个最好用  老人与海铃声下载  弘扬革命精神作文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业内称校服毛利润50%以上 厂家不愿谈“成本”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巫溪勇气 梁静茹_穆沙拉夫:将面对一切指控 未做过错事